我要投稿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社会万象国际风云 > 社会风气道德风尚

北师大团委报纸公然诱导学生认同杀人吃人

时间:2019-04-04 19:53:28  来源:  作者:杨芳洲

 

  我怎么也不会想到,在我们的大学校园里(还是培养教师的最高学府),居然有学校共青团主办的官方刊物在引导学生娃们认同杀人吃人,这份报纸是2019年3月30日一群女学生在周末校园宣传活动中免费发放给行人的。我去配眼镜时路过该校周末宣传活动的一排长桌,该报也就免费发给了我。我看后毛骨悚然,显然这些女孩子中有人看过此文,她们居然脸不变色心不跳,积极热情地向行人散发如此恐怖的诱导认同杀人吃人的宣传品。她们肯定也受到此教唆宣传的毒害。

  这个故事肯定是编造的,是专门为我们中国学生量身打造的。该故事没有发生地点,其中五个探险者只有一个有名字,还是个外国名,几位法官的姓名有一名可以确定是外国名,其他几位不中不洋,要说这是外国的事吧,却有位法官引用了《公羊传》“易子而食之,析骸而炊之。”可见这是专门为中国学生编造的教唆邪恶的宣传。

  “易子而食之,析骸而炊之。”是指大饥荒时人们不忍心吃自己已饿死的孩子,而互相交换着吃。不是吃活人,而是吃尸体。这却成了故事中某位法官为杀活人而食之辩护的“典故”。

  该故事中虽也有两位主张严肃法律的法官,但其他法官的恶劣表现及文中所谓“70%的公民认为四个杀人吃人者无罪”,显然对青年学生有着极坏的教唆作用。这种邪恶教唆或许未必能打造多少杀人吃人者,但却将一个极为恶劣的合谋杀人吃人事件粉饰成“左右为难的正义”,教唆孩子们为了私利可以不要人性,会使很多人丧失仁爱之心,变得人面兽心。

  按说在共产党办的学校里应该教育学生团结互助,而不是教育他们如何为私利而窝里斗(甚至残忍的窝里杀窝里吃)。应该宣传的是像长征中过雪山草地的红军、上甘岭坑道中的志愿军、冰天雪地中忍饥挨饿的抗日联军(杨靖宇将军的肚子里只有草根树皮棉絮,竟没有一粒粮食),在极端艰难困苦的生死考验面前,无数革命先烈把生的希望留给战友,而自己选择舍生取义。

  实际上,如真有此故事发生,丧失人性的群体必定会互相残杀,你不杀人人就要杀你,根本不可能有舍一人而活四人之可能。如二战时被美军围困在菲律宾等岛屿上的日军,刚开始吃同伴的尸体,接着就互相残杀而食之,最后没几个能活下来。所以这种邪恶教唆宣传有引导中国人内斗内乱自相残杀的阴险目的。

  人的本质就在于其社会性,人是各种社会关系的总和。而维系人类社会关系的两根最重要的支柱——道德(仁爱之心)和法律(杀人偿命),现在这两个维系人类社会的底线在我们的大学校园里受到了打着共青团旗号的官方报纸的挑战!这是人类良知所不能接受的!人类一旦丧失人性及维护人性及生命尊严的法律,与禽兽何异?!

  杨芳洲 2019年4月4日
 

下面所附文档是北师大共青团委主办的《北师青年》报2019年1月1日第16版的奇文:《为了四个人吃掉一个人?——左右为难的正义》

 


以上pdf转化为word文档如下:

A12 人文                           北 师 青 年
2019年1月1日星期二本期16版
引子:
为了四个人,吃掉一个人?——左右为难的正义

      某年某月某日,五名洞穴探险人被困于洞穴之中,在国家付出了大量财力和牺牲了十名营救队员后,仍未将他们救出,后通过无线电与外界医疗专家和工程专家取得联系, 确知无法在短期内获救。为了维生以待救援, 五人约定以掷色子的方式选出一名牺牲者, 由另外四人杀死后吃掉他的血肉。成员之一的威特莫尔是当初最早提出此建议的人,却在掷色子之前决定撤回同意。但另外四人仍执意掷色子,并且恰好选中威特莫尔作为牺牲者。获救后,此四人以故意杀人罪被起诉。 经民意调查,有七成的公民认为四人应该判为无罪。然而,法院一审判决四人死刑。现在诉诸终审,静待五位法官的最终判决。
如果是你,关于这个奇怪的案子,你会怎样判决?
 

斯坦法官
 

      当一个观点被提出,它就成为了一个独立的个体,其发展不再受到提出者的控制。 威特莫尔是“牺牲一人”观点的提出者,但这不代表他收回意见时,此观点同样失效。 所以所谓的威特莫尔撤回观点,这件事本身并无意义。
      当这五个人处于洞穴这种极端环境时, 这五人就可以被认为是一个共同体。因为他们有密切关联(甚至关乎生命),共享资源(或者争夺资源)。这个共同体的成立不来自他们自身的认同,而在于客观事实,所以不能以个人意志否认。共同体中默认遵循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所以当这个决议被四人通过时, 既默认该共同体通过该决议。按照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威特莫尔即使不认同,也不能拒绝抽签并遵守抽签结果。因为该契约已经面对这个共同体生效。
      正如美国俄勒冈州允许在医生监护下实 施安乐死,该契约面对整个州生效。即使州 内有反对安乐死的人,也无能为力,因为他 是共同体的一员。
      人类一切行为的出发点是集体利益最大化。当面对以一人之命换取其他四人生存的选择时,牺牲一人无疑是最好的决定。或许面对道德至上的理论时,这个决定有些偏颇, 但所谓“道德至上”,根本上也就是人类为了自身利益最大化而指定的普世性准则。如果法律不能保障这一点,那么法律的意义何在? 如果在案例所处的欧美法系中,该案例被判有罪,那么以后碰到类似情况,人们的自救成本大大提高,人们要如何自救便是一个问题。
 

青见法官

 
      当我分析我同事莹武法官刚才提出的意见时,我发现她的观点略有偏颇。莹武法官认为,“他们五个人已经形成了新的群体,彼此间的协商也构成了新的社会契约。”我很疑惑,是洞穴的岩石阻断了他们与外界联系吗? 是因为饥饿状态下的他们已经不符合人的标准了吗?还是说他们已经建立了一个新的国家,制定了新的法律了呢?并不是,他们自小接受现代社会教育,他们在现代社会利生存,对法律的遵从属性不会随客观条件变化而变化。
      但同时,引邬法官太过于强调个体的生命价值让我晕头转向。诚然,威特莫尔生命的价值不能用数字来简单估量,但是我们应该看到在营救的过程背后的代价:我们的营救队伍付出了十个工人的生命。工人们营救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呢?是使他们能够存活下来。也就说,工人们献出了他们的生命,是为了使洞穴内的人存活。但是,我们为了威特莫尔一个人的生命的价值就无视了十个工人的生命价值,是不是太过不公?
      在我看来,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不起诉他们,让自然来对他们进行审判。但很不幸,他们已经被起诉了,我们也因此被卷入了这个不幸的事件。对这个问题的思索让我头痛难忍,左右为难。
      我遗憾的宣布一个决定,虽然没有先例, 我宣布不参与本案之审理程序。
 

莹武法官

 
      有罪还是无罪是以现代法律条文为依据而判定的,但当时的环境已发生了改变。威特摩、莫尔是抽签的提议者,探险活动是五人早前决定并实施的,山崩属于自然灾害时 是意外事件,从某种意义上讲,他们五人已经形成了一个新的群体,彼此间的协商也构成了新的“社会契约”,《公羊传》记载:“易子而食之,析骸而炊之。”我们能说它触犯了哪条法律法规吗?
      期间五人以自己的生命权为赌注,与死神一搏。这本身便形成了一个新的法律体系。
      另外,抽签这一决定出于人自保的本能, 抽签是公平的,最终结果选中威特摩尔也是 巧合,即便之后他选择退出,但此时在早已 接受这个法律体系的情况下,威特莫尔没有 退出的权利。所以,不该在“抽签前决定撤 回同意”上纠结,他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人与人是平等的。但洞穴奇案这一事件例外。当下的“水尽粮绝,短期无法营救” 等客观环境,如果不以食一人换取其他四人的生存,那么,十名营救人员的牺牲白白浪费掉,此外,不久后,五人也会全部饿死。 用抽签这种公平的做法来决定存亡的做法本身没有问题,因此其所导致的后果也该无罪。
      本席认为:被告人无罪,应当庭释放。

 
芷引法官

 
      人性的底线不可丧失。我们的同理心有时候会促使我们换位思考进而理解犯罪,但理解不等同于原谅。
      如果“走投无路”是犯罪合理化的理由, 那么家徒四壁的人去偷盗也可以被判处无罪。在救援迟迟未来到的几天中“有可能”会饿死,但是这只是一种可能性,即使这种可能性比较大。一个走夜路的人,可能被尾随在身后的凶狠男子杀死,就先下手为强,回身捅刀, 其本质和我们正在讨论的案子无异。有人同情吃人者,争论道他们是为了生存才不得已犯罪,可难道牺牲者就不值得同情吗?难道只因处于特殊情况下,一个人的生命就能够被他人肆意践踏、残害?毫无疑问,没有谁比谁的性命更珍贵,即便站在死神的面前,谁也没权利为换取自己的利益去杀人。法外开恩是对伤害的默许,只会损害生命的尊严、撼动法律的权威。在他们犯罪之时,就应该想到为自己的苟活付出代价。
      斯坦法官认为对他们四人处以死刑,会导致人们在该情况下的自救成本将大大提高。 但是如果他们被判处无罪,大幅降低的犯罪成本会导致怎样可怕的结果?如果此案被判处无罪,有人联合作案时,考虑到判例的效力,也极有可能效法这个模式。四个人密谋将一个人约到偏僻而危险的地方,联合起来杀死他,伪造成快要饿死不得已杀人的罪犯呢?也许非常少,但是我们不敢保证没有。同时,被害人家属和社会舆论绝对不会接受四名罪犯被无罪释放的事实。参考“死刑应不应该被废止”的讨论,这样的决策极有可能招致死刑与个人报复,造成更多的恶果。
本席认为:被告人故意杀人罪名成立, 应予判决死刑。
 

引邬法官

 
      斯坦法官试图从利益最大化上去将四人 的行为解释为特定情况的最优选择,认为在 十分艰难的情景下,以多名救援人员伤亡的 代价救出这四个人,然后再将他们判为死刑 是不符合民意的。
      她偷换了概念,将生命简单的量化,给人们以利益天平的假象,让人们在心理上误入4>1的陷阱。他们在这样问你:“你是愿意杀死一个人,还是杀死五个人? ”这就完全把一个涉及伦理道德、法律范围的问题简单化了。在这里,她无意中把这四个人的生命价值夸大至超越被害者的生命。
    “我们认为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他们都被他们的造物者赋予了某些不可转让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 1776年托马斯•杰弗逊起草的《独立宣言》里,明确提出了生命的平等性及其“不可转让”的神圣性。威特的性命被残酷地强行剥夺,其牺牲显然非自愿行为。
      在审判之前的民意调查中,几乎七成的公民认为这四个人应该判为无罪,理由是在极端情况下我们应该理解人性中对生的渴望。人们都尊重生命,都愿意接纳人性中的自私与对死亡本能的反抗的。那就出现了一个问题,在多数人可以理解的极端情况下犯罪是否算作犯罪?我认为算作犯罪。
      在漫长的历史的演化中不知经历了多少年将一个个以自我意志为根本的原始人转变成在团体中联系密切的社会人。在这其中,法律的作用尤为重要。公正与法制就是要设置这个社会中的秩序,使人们的行为符合这个社会上多数人或整个社会团体的利益,符合时代的发展与进步。纵容在极端情况下的犯罪本质上就是一种犯罪。法律的目的包含抑制人性中的软弱与自私,使人们脱离原始中为所欲为的状态。公正也许并不是人类所与生倶来的,而是在社会发展中产生的。它的本身面貌也许并不温和,但正是这种凌驾于一切之上的性质使它具有了判决的力量。
      本席认务:被告人故意杀人罪名成立,应判处死刑。
 

文/本报记者陈靓
责任编辑:邢雅文美术编辑:王化璇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北师大团委报纸公然诱导学生认同杀人吃人
北师大团委报纸公然诱
为废除发改委22条  近千名爱国群众多次联名上书中央
为废除发改委22条 近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商投资法(草案)修改补充意见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商投
再谈施行发改委廿二条的严重后果
再谈施行发改委廿二条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