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社会万象国际风云 > 政治经济

提交外商投资法(草案)修改意见并要求废除发改委22条

时间:2019-02-24 12:23:43  来源:  作者:杨芳洲

提交外商投资法(草案)修改意见并要求废除发改委22条
八百余爱国群众联名致信全国人大
 
    为积极响应全国人大对外商投资法(草案)征求修改补充意见之公告,八百余爱国群众于2019年2月23日以特快专递方式联名致信全国人大,提交了外商投资法(草案)修改补充意见,并要求废除发改委22条(外商投资负面清单)!
该联名信《关于外商投资法(草案)提交修改意见致全国人大的公开信》及其所附《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商投资法(草案)修改补充意见》全文如下:
 
 
关于外商投资法(草案)提交修改意见致全国人大的公开信
尊敬的全国人大常委会栗战书委员长:
尊敬的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沈春耀主任:
尊敬的全国人大宪法和法律委员会李飞主任委员:
尊敬的全国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徐绍史主任委员、刘源副主任委员:
 
    目前,全国人大正在审议《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商投资法》(草案),这充分体现了全国人大欲将外商投资纳入法制化管理的积极努力。因此事关系重大,我们很多群众对此事都很关心,并积极参与提交修改补充意见。
    我们对外商投资法(草案)的修改补充意见主要有三点:
    其一,建议在第一章 总则 之第二条最后加上一段话:
为体现国际经贸合作的平等互利性质,本法所有对外商投资的优惠政策和开放措施,仅适用于也向我国对等实行这些开放措施和优惠政策的国家和地区。
(说明:虽然有第三十七条“任何国家或者地区在投资方面对中华人民共和国采取歧视性的禁止、限制或者其他类似措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可以根据实际情况对该国家或者该地区采取相应的措施。”第37条虽体现了一定程度的对等原则,但还不够明晰。“可以根据实际情况对该国家或者该地区采取相应的措施。”并非一定会采取相应的措施,约束力不强,在具体的实际操作中可能就会没有采取相应的措施。因为不可能每个具体的外商投资案例都由最高层拍板。另外“歧视性的禁止、限制或者其他类似措施”也不能完全体现对等原则,如果某国对所有国家都不开放某领域,就不好说是对我“歧视性的禁止、限制或者其他类似措施”,而如果我对该国开放了该领域(根据发改委的22条(负面清单)很可能是这样),就构成了不对等开放。因此,第三十七条虽然很好,很有必要。但还需要在总则相关条款(第二条是关于对外商的适用范围)中增加体现平等互利原则的内容。坚持对外经贸合作的平等互利原则——即实行对等开放原则,将对政府部门官员形成对其滥用职权内外勾结出卖国家利益的约束,这在当前我政府官员缺乏有效监督,腐败泛滥的现实情况下更显得尤其必要!)
 
    其二,因外商投资法(草案)第四条明确写明“国家对外商投资实行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制度;”但根据发改委的22条(负面清单),几乎其每条都严重危害国家重大安全利益,如果根据这个负面清单管理外商投资准入,我国家民族危矣!亡矣!
    鉴于外商投资法和负面清单是绑在一起的,因此仅审议外商投资法而不审议负面清单(发改委22条),则造成国家安全重大漏洞,不仅起不到通过外商投资法促进发展的作用,而且还可能出现严重的经济及各方面国家安全问题。因此,我们建议:
必须废除发改委22条,对负面清单重新修订,并严格经过国家安全审查。消除此国家安全的重大漏洞,外商投资法这个第四条及后面的第二十七条、 第三十五条、第三十九条方能成立。
    否则,如不能废除22条,不能重新修订该负面清单并对其严格进行国家安全审议,就不能实行“对外商投资实行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制度”,因其构成了国家安全利益重大损害和漏洞!第四条及后面的第二十七条、 第三十五条、第三十九条也就都不能成立。
 
    其三,第二十一条  外国投资者在中国境内的出资、利润、资本收益、知识产权使用费、依法获得的补偿或者赔偿等,可以依法以人民币或者外汇自由转出。
    我们建议在此条中应加进监管审查的内容,将此条修改为:
外国投资者在中国境内的出资、利润、资本收益、知识产权使用费、依法获得的补偿或者赔偿等,在经国家有关监管部门审计核查后,其合格的部分可以依法以人民币或者外汇自由转出。
    在该条中间加入“在经全国人大授权的国家相应职责监管部门审计核查后,其合格的部分”
    此条若无加以监管审查的内容,外资自由转出的外汇或人民币中,就会混有我们流失的大量财富!
 
关于发改委22条(负面清单)对国家安全利益的严重危害分析陈述如下:
 
    22条中,关于银行等金融业单方面全面开放的17-20条已在实施,金融业乃整个国民经济的核心控制部门,美国绝不对外开放自己的银行金融业,即便所涉股权低于10%的门槛也要受其安全性调查。其他西方国家也都大致如此!(西方只有法国金融开放程度最高,引起了严重的经济问题并导致黄马甲政治动乱。)而所有单方面对外开放自己银行金融业的国家无一例外都发生了惨烈的金融和经济灾难,国家经济实力都损失大半,没有一个有好下场。尤其前苏联及其后的俄罗斯,单方面对外开放金融银行业,巨额外汇财富的流失导致金融和经济崩溃,通货膨胀卢布贬值上万倍,前苏联70年积累的巨额财富惨遭洗劫,从一个超级大国沦落为一个三流强国。苏联和前南斯拉夫还因为金融开放财富流失恶性通胀导致国家分裂。
    纵观我国金融开放的历史,金融越开放财富流失就越严重;不仅流失了可用于投资的资金(从储蓄≡投资,变为:储蓄—资本外逃金额≡投资),其产生的通胀因素(与流失的外汇财富相对应的多出来的人民币),既大增成本,也严重抑制需求,从而彻底封杀了我国的社会利润空间,企业倒闭及失业严重,大大降低了经济发展速度(从百分之十几到上海等自贸区建立后百分之六点几,再到2018年全面彻底开放金融银行业后全年GDP降至1%),使我们面临通胀与失业并存,金融和宏观经济风险空前巨大的严重局面。在此环境中,不论是民营企业还是实业外资都扛不住了。这才是实业外资大量撤离的根本原因。
    由于单方面无底线开放金融造成世人皆知的巨大金融风险,外资和国内富豪为避险也大量撤离和转移资产。单方面金融开放对外资和国内富豪的吓离作用远大于其自弃主权的优惠政策对外资的吸引。
    这种单方面不对等金融开放导致的巨额财富流失趋势如不立即阻止,严重的系统性金融风险与经济衰退的进一步恶化都将无法避免!
    如果金融外资再对我银行金融业控了股,或建立大量外资独资银行,即使不通过自贸区、地下钱庄等现有的资金跨境转移通道,也能分分钟流失更多财富。(自去年6月份我单方面彻底开放银行等金融业实施以来,人民币汇率一直在下降,外汇储备一直在减少,这明显是外汇财富流失在加速。近期人民币汇率虽有所回升,但这是金融投机外资进入布局的结果,这种表面的稳定其实更糟,因为大量流入的金融热钱也是要带着更多的投机暴利外流的,财富的流失将更为严重。但大量金融热钱涌入却掩盖了大量资本外逃,使人民币汇率呈现暂时稳定。)一旦因外汇财富的流失引发金融危机,其对宏观经济的恶劣影响就将是整个经济的崩溃!
    单方面对外开放银行金融业,其实质就是将国家经济主权拱手交给美国和西方控制!因此必然会发生金融和经济崩溃。待到我金融、经济崩溃后,外资就可根据发改委的这个22条以难以想象的最低代价轻松控制我全部经济命脉!今日发改委的卖国22条,其作用就是为日后外资以最小代价全面控制我国经济各关键部门扫清了一切法律障碍!

    还有第1条、第15条严重危害我国粮食安全。 “第1条.取消小麦、玉米之外农作物新品种选育和种子生产须由中方控股的限制。”现我国种子市场已被外资严重控制。如再取消我农作物新品种选育和种子生产外资控股限制,等于扼住了我们的喉咙,我国很多优良品种将因此消失;既可制造我农业和粮食危机,又可被人利用以有毒有害种子对我进行种族灭绝的生物战争!
    “第15条.取消稻谷、小麦、玉米收购、批发的外资准入限制。”允许外资收购、批发我主要粮食作物稻谷、小麦、玉米;等于许其操控我主要粮食作物流通,既可人为制造粮荒,又可鼓励我农民种植其有毒有害品种。与第1条一样,严重危害我国粮食安全!
 
    22条中第2-4条.“2.取消特殊和稀缺煤类勘查、开采须由中方控股的限制。3.取消石墨勘查、开采的外资准入限制。4.取消稀土冶炼、分离限于合资、合作的限制,取消钨冶炼的外资准入限制。”
    稀土、钨、石墨都是具有重大科技和军事用途的珍贵战略资源,我国几十年来尽管对这些珍贵战略资源勘探、开采、冶炼有所谓外资准入限制,但仍被以白菜价大量贱卖国外,且被进口国大量储存,留给我们自己用的反而已支撑不了多久,(我国稀土储量已由73%以上骤降至23%,急需国家保护。我国石墨(特别是用于生产石墨烯等的大鳞片高级晶质石墨)过度开采,以白菜价大量出口,如果不考虑中国因特殊性质进口朝鲜石墨这一因素, 全球石墨市场可以认为只有中国一家供应全球的格局,致使我国高级晶质石墨资源已同稀土一样大幅锐减,急需国家大力保护。与稀土、石墨一样,我国钨矿资源由于几十年被过度开采、大量贱卖出口,许多钨矿山已陷入资源危机,急需国家采取资源保护措施。)
    一旦取消稀土、钨、石墨这些目前急需国家保护的珍贵战略资源的冶炼或勘查、开采外资准入限制,原本我们得天独厚的这些珍贵战略资源很快就将枯竭,我国高科技产品和高端武器的生产将因此受到严重制约,而美国、日本等却可因对我掠夺性开采而大大扩充这些珍贵资源的战略储备。取消特殊和稀缺煤类勘查、开采的中方控股限制也将是这个结果——因国外的掠夺性开采而迅速枯竭!
 
    22条中第5-8条.“5.2018年取消专用车、新能源汽车整车制造外资股比限制,2020年取消商用车外资股比限制,2022年取消乘用车外资股比限制以及合资企业不超过两家的限制。6.取消船舶(含分段)设计、制造与修理须由中方控股的限制。7.取消干线、支线飞机设计、制造与维修,3吨级及以上直升机设计与制造,地面、水面效应航行器制造及无人机、浮空器设计与制造须由中方控股的限制。8.取消通用飞机设计、制造与维修限于合资、合作的限制。”
    这四条直接关系到支撑我国军工生产的汽车、飞机等飞行器(包括直升机、无人机、地效飞行器)、造船等重工业,这些部门很多企业都是兼顾军品民品,取消这些部门的外资控股限制,这些工业基础被外资控制,我军工生产将受严重影响制约,且难以保密!
 
    22条中第9条:武器弹药制造不列入负面清单。根据商务部对此问题的最新解释:“《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之外的领域,按照内外资一致原则实施管理。”即在武器弹药制造领域,外资已享有与我内资同等权利。开放如此敏感的核心军备制造领域,武器弹药制造的保密和管控将非常困难,对国防与社会安定的严重影响不言而喻。仅此一条就足以构成对我国防安全的致命威胁!
 
    22条中第10条.“10.取消电网的建设、经营须由中方控股的限制。”
    电网建设和经营允许外资控股,我国电力输送调配被外国控制,将严重影响国家、企业和人民生活、生产、行政的方方面面,军工生产和军事部门也难以不受干扰制约!
 
    22条中第11-12条.“11.取消铁路干线路网的建设、经营须由中方控股的限制。12.取消铁路旅客运输公司须由中方控股的限制。”
铁路对我国防军事具有极其重大的战略作用,我国军队和武器装备的调动输送严重依靠铁路,更何况我国很多战略武器(导弹等)也是以铁路为隐蔽运行路线。所以铁路一直是也必须是准军事化管理。如铁路建设、经营和运输被外资控股,对我军事国防的干扰和制约将是灾难性的,并且我军队和装备及战略武器的调运、及国家领导人的专列皆将无密可保!甚至陷于可被攻击的危险境地!(皇姑屯事件张作霖被炸死,不就是因为日本控制了铁路吗!)
 
    22条中第13-14条.“13.取消国际海上运输公司限于合资、合作的限制。14.取消国际船舶代理须由中方控股的限制。”
外资控股我国际海运,我国外贸易运输将受制于人,我们紧缺的战略资源石油、铁矿石的进口——这些国家生存的生命线,就可能被外国勒住!
 
    22条中第21条“21.取消测绘公司须由中方控股的限制。”测绘绝对是具有重大军事战略价值之事。测绘公司被外资控股,就可名正言顺堂而皇之地对我国各地进行测绘,而不用再偷偷摸摸(像前几年被抓获的日本间谍一样),从而为敌国导弹提供精确打击的制导路线!仅从此条即可看出敌国欲对我军事打击的图谋!
 
    第22条也直接严重危害我国家信息安全。“22.取消禁止外商投资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的规定。”该条明显反映出敌国在对我部署网络战,关键时刻外资控制的互联网营业场所将是外国操控网络汉奸对我进行网络战的重要阵地和场所。
 
    总之,整个22条都严重危害我经济、国防、粮食、信息等多方面国家重大核心安全利益!不仅使国家经济主权全面沦丧!而且将危及我全部主权和国家安全!外国不仅将全面控制我金融及所有关键经济部门。而且通过控制我经济主权而严重损害我国政治、文化、外交、乃至军事等全部主权!中国将彻底沦为万劫不复的殖民地,直至亡族灭种!这是连战败国都难以接受的单方面彻底投降条约!
    应该指出的是:国际交往,国际经贸往来最根本的原则就是平等互利,而22条所谓对外开放,完全是单方面自弃主权!1948年国民党政府和美国签订《中美航海条约》规定美国船只、舰艇,可以随意进入中国领海、内河自由航行,可在中国港口进行维修、油料补充、人员休息等。但最后一条还有一个表面平等的门面,规定中方舰只、各种民用船只享有美方在中国的同等权利。(实际上,中国舰艇和民用船只,根本没有能力远隔万里航行美国。)而发改委的这个22条,连这点表面的平等都没有。(对外开放若无平等互利原则制约,必为大权在握的买办权奸创造卖国机会,即使有平等互利原则条款,在实际具体条件下仍可能会对我安全利益有影响,甚至严重影响。因此还需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但平等互利原则是绝对不能缺位的必要形式!无论何种对外开放措施,都至少应有“这些开放措施仅适用于也向我对等施行这些开放措施的国家。”等制约性条款,作为体现平等互利原则的必要形式。而22条毫无这类即使表面平等的原则。完全是对美国和西方无条件让步出卖中国国家利益的性质。)
 
    发改委22条(负面清单)体现的在对外开放中单方面自弃主权置国家存亡安危于不顾的投降主义思想!正把我国引向崩溃、颠覆、分裂瓦解的深渊!
    这些年来,买办权奸及胳膊肘外拐的学者一直在忽悠中央,将“开放”作为最高原则,偷换国家利益和人民利益原则。媒体宣传也受其影响,似乎越“开放”越好,将无底线彻底“开放”奉若“改革”最高目标。为此,不惜自弃国家核心主权和重大安全利益,甚至有人公开鼓吹“以主权换外资”。发改委22条(负面清单)正是此投降主义宗旨的体现。古今中外从未见过这等不顾一切的“开放”,这固然有外国势力施压的背景,而内外勾结造成的思想混乱也严重误导着我国的前途和方向。此趋势若不立即扭转,在外国势力的压迫和内奸的配合下,类似发改委22条这样丧权辱国之事还会继续出现并发展下去,直至国家彻底败亡!
   
    当今中国经济问题症结何在?
    2018年GDP断崖式的大幅跌落,正是我们自弃主权单方面彻底开放金融,再度引起财富大量外流的结果。之前于2013年底建立的上海等自贸区开放金融,所引起巨额财富流失改变了我国际收支的双顺差格局,变为一顺一逆(经常项目顺差,资本金融项目逆差),且逆远大于顺,在尚有巨额贸易顺差的情况下,要靠大量卖出外汇储备才能维持国际收支的平衡。外汇储备和人民币汇率都严重下降,(2015—2016年,这两年我国光是因为自贸区的金融开放就流失了近两万亿美元财富,在有经常项目共5270亿美元巨额顺差的情况下,反而出现3756亿美元的国际收支窟窿,为此而卖出更多的外汇储备7866亿美元来填补这个窟窿。人民币汇率反而贬值超过12%,)金融风险空前严重。其对宏观经济的恶劣影响也更严重,巨大的通胀因素更彻底封杀了我社会利润空间。财富流失了,与流失的财富相对应的人民币,就成了没有财富内容的多出来的纸钞形式——即通胀因素。于是通货膨胀从炒作住房开始,然后逐渐波及到所有商品,房租、仓储费用、地租、农业成本、蔬菜瓜果、办公费用、工资、运费、税费等等,所有经营成本都要看涨,羊毛出在羊身上,所有这些通胀因素最终都要摊到社会经营成本中,既大增成本也严重抑制需求,从而将我社会利润空间彻底封杀挤压殆尽。(专家学者们也承认我国经济缺乏利润空间的现实,但对其产生的真正根源——财富外流,却都讳莫如深。)
    加之金融开放导致的严重财富外流,流失了大量可用于投资的资金(从储蓄≡投资,变为:储蓄—资本外逃金额≡投资),GDP便从未建上海自贸区之前的百分之十几,降到自贸区金融开放后的百分之六点几。2017年,金融管理层在中央的严厉督促下,在采取监控限制海外刷卡和海外非技术并购等措施,以及美联储弱势美元政策,金融外资大量涌入这些因素的共同作用下,2017年下半年人民币汇率好不容易算是暂时稳住了。
    但金融和经济管理层却接着又于2018年初要单方面全面彻底开放金融,并于6月份实施。(足见其所谓“开放”的真正目的:见不得金融稳定,见不得财富不外流。)于是又引发了新一轮财富流失浪潮,人民币汇率和外汇储备均于6月份开始显著下降。(近期人民币汇率虽有所回升,但这是金融投机外资进入布局的结果,这种表面的稳定其实更糟,因为大量流入的金融热钱也是要带着更多的投机暴利外流的,财富的流失将更为严重。)严重的财富外流造成的通胀因素对社会利润空间的挤压(成本上升和需求抑制),及投资的减少(从储蓄≡投资,变为:储蓄—资本外逃金额≡投资),造成我国2018年GDP断崖式的跌落。
 
    显然,对当今中国经济问题之症结所在——巨额财富流失导致宏观经济形势严重恶化,靠货币政策的松紧来调节毫无用处。货币政策宽松则造成通货膨胀,货币供应紧了则造成货币供应缺口不断扩大和流通速度不断下降相互强化的恶性循环。尤如血管破裂严重失血者,如不立即结扎血管止住出血,仅靠喝水调节血容量及滋阴补阳都无济于事。
 
    中美贸易战所造成我贸易顺差的减少,并非当今中国经济问题症结所在。
    只要我们能止住财富流失,我们就有足够的投资,贸易战反而会成为我从依附美国等西方市场的买办化殖民地发展泥潭走出,重回以满足自己内需为主的发展道路的契机!可见,美国对我的贸易战,只有在我金融开放大量流失财富的条件下才会起作用。贸易战貌似正面进攻,其实只是要我彻底开放金融导致我巨额财富外流引发金融和经济灾难的辅助措施,其目的是造成我贸易顺差大量减少。但这只有在我金融开放财富大量流失的情况下,才会对我造成严重伤害。如果我能根据国家和人民利益的需要,对等适度开放,阻止住财富大量流失,美国对我之贸易战,就是得不偿失的,无效的。(伤人一万自损八千,甚至伤人数千,自损一万。)
    美国等已没有什么可与我交换的东西,并准备抛弃WTO,且还用其所谓WTO不平等规则束缚我们,我们为何非要吊死在这颗树上呢?摆脱这些不平等条约的束缚,走满足内需为主的经济发展道路不是更好吗?
 
    宏观经济管理的目标是什么?其效率体现何处?一曰减少风险,二曰增加社会利润空间,唯普遍增加社会利润空间才能扩大就业;使企业有技术创新的能力。而现在减少风险与增加社会利润空间已是一回事,纠正金融单方面过度开放,制止财富外流,既能消除发生金融危机经济崩溃的风险,又可大增社会利润空间,扩大就业。唯如此才是当前宏观经济管理的正确方向。
 
    回顾我国这些年经济发展的历史,当今中国最大的经济问题:财富持续性大量流失形成的巨大金融风险和经济衰退,都是金融开放惹的祸!为应对外资大量撤离,又要重点吸引金融外资来弥补,甚至搞个发改委22条,据说是要以主权换外资,岂非饮鸩止渴?!
如此贱卖主权,竟不知主权为何物?!主权是钱可以买到的吗?况且失去主权,不仅将失去更多经济利益,而且将永远受制于人,失去安全利益、发展权乃至生存权!
 
    单方面自弃主权开放金融所为何来?
    单方面自弃主权开放金融造成巨大的金融风险及灾难预期,对实业外资和国内富豪的吓离作用,远大于其自弃主权的优惠政策对外资的吸引! 
据《今日头条》2019年2月17日报道《加拿大地产头条(canadamls)郭星撰写》的文章:《用离岸信托转移资产!马云刘强东孙宏斌们还是中国富豪吗?》https://www.toutiao.com/a6658282461425828356/
    该文说:“根据媒体公开报道,仅仅在刚刚过去的2018年12月,就有融创孙宏斌、龙湖吴亚军、达利园许世辉、周黑鸭唐建芳四大富豪在海外设立了总值170亿美元的离岸信托。
    这意味着上述四名中国顶级富豪已经将手中资产从法理上转移到境外,这可比在温哥华买房置业转移资产高级的多。
    ……说句难听的,中国最有钱的一批人在技术上已经做好了随时开溜的准备。
     根据《中国经营报》的报道,在2018年一年里,仅仅在香港上市的内地商人就有15家设立离岸信托,总计将285亿美元的资产转移到国外。
    …………
    黄三水说,从个体角度讲,利用离岸信托向富豪们认为安全的地方转移资产属于趋利避害,无可厚非。
    但并不等于大众支持并赞同这种行为,因为中国的经济大船承载着所有人的中国梦,现在最有钱的一批人居然和大家同船异梦!细思极恐。”
 
    富豪们为何迫不及待要转移资产?——趋利避害!正是自弃主权的单方面金融开放产生的巨大金融风险及灾难预期,使中国富豪们争先恐后到海外寻找避险之地,中国有钱人尚且如此,何况外资!?
    近些年外资之所以大量撤离,单方面自弃主权开放金融导致巨额财富流失恶化了宏观经济形势(通胀因素造成成本上升和需求抑制对社会利润空间的挤压,及财富流失造成投资的减少)只是一个方面,而因此等金融开放所造成的巨大金融风险令投资者感到不安更是一个重要原因。外资不是没有优惠政策,而恰恰是这种自弃主权的优惠产生的巨大金融风险和灾难预期足以形成灭顶之灾!
    因此,所谓“以主权换外资”不仅是无稽之谈,而且纯属彻头彻尾的骗局!这连饮鸩止渴都算不上,而是饮鸩增渴,于是再饮鸩再增渴……,进入无底线开放与加大金融风险灾难预期不断相互强化的恶性循环!
 
    金融大员们信誓旦旦单方面全面开放金融也能严格监管。但事实是,这种金融监管只能对平民几万、十几万美元的跨境流动起作用。而对于巨额财富通过外资银行以离岸信托这样的方式转移巨额资产却不起作用。
    早在2018年2月26日,银监会公布的《中国银监会关于修改〈中国银监会外资银行行政许可事项实施办法〉的决定》中,新的《中国银监会外资银行行政许可事项实施办法》主要作了三个方面的修改,其中第二个方面的修改赫然在目:
   “二是最大限度减少行政许可事项,简化行政许可程序。《决定》取消了外资银行开办代客境外理财业务、代客境外理财托管业务、证券投资基金托管业务、被清算的外资金融机构提取生息资产等四项业务的审批,实行报告制。……”
    通过外资银行的境外理财托管业务已根本不用审批,事后被告即可。可见其金融改革是管紧小钱(糊弄中央),放跑大钱(真正目的)。
    中国的财富结构已是极少数人占有大部分财富,因此,外资银行可接受每笔不小于50万元的存款,及外资银行代客境外理财托管业务不用审批,加之人民币国际化外资货币兑换、汇出的方便,即通过外资银行足以形成我国金融改革可将大部分财富流失境外的功能!
    由于我现在的法制环境,所有通向外部的资金通道只能是以我单向失血为结果。
 
    回顾历史,凡是单方面开放银行金融业的国家,没有不发生金融和经济灾难的,而金融和经济崩溃必导致政治动荡和颠覆!(阿根廷不到一个月就换了5位总统。)如果是多民族国家,则还会引起国家分裂。前苏联和南斯拉夫的分裂瓦解,不就是金融和经济灾难造成内部关系紧张继而政治动荡的结果吗?!
 
    昔日美国对前苏联和俄罗斯的经济战,在导致其金融和经济崩溃后,仅用区区几亿美元就将前苏联70年积累的28万亿美元的国有资产收入囊中。今日发改委的卖国22条,其作用就是为其导致我金融和经济崩溃后,外国以最小代价全面控制我国经济各关键部门扫清了一切法律障碍!
 
    对外开放无疑存在适度问题,其标准就是国家民族利益。因此,我们必须尽快纠正单方面自弃主权过度开放!
 
    综上所述,恳请全国人大废除发改委22条,消除此国家安全最大隐患!重新修订外商投资负面清单,并对其严格进行国家安全审查!
 
                      此致
敬礼!
 
建议人:
杨晓陆 恽仁祥 孙燕英 刘金华 李文采 陈一文 张立昆 巩献田 陈武阳
纪宝智 孙晓丽 郭润祥 罗其云 易  宁 李香珍 邱允浩 周靖冬 张金宝
欧阳巧梅 李南 张荫乾 赵剑斌 田香萍 王新华 杨  松 赵志涛 谢少杰
霍新刚 陈秋明 侯云林 田高强 聂晓萍 王雅荣 李  颖 曹幸仁 李  元
刘永林 李  玉 温永瑞 陈华岳 侯家贵 魏  欣 马婷娜 刘洪海 李尚华
张显艳 杨成志 萧世宽 付欣雨 杨东辉 秦东兴 刘  芳 冯爱香 邓  飞
李  晶 陈福乐 廖章鼎 潘任远 徐红日 杜汉卿 王金涛 沈美丽 张  超
曹文质 杨昌河 赵俊文 马为民 杨昌宏 尹帅军 郭建良 蔡金安 李道国
郭玉贵 张梦欣 赵荣来 刘洙淇 李宗霖 何庆林 杨文玉 张  宏 杨  浩
王  福 王淑花 游新惠 张国玺 王琦强 李金发 王春波 马鸷远 金德太
徐树贵 李春寿 张勋习 李甲才 张宝善 陈卫东 张  旭 魏军明 贺 明
冯润青 徐 晴 刘周元 唐富强 翟存远 亢晓峰 宋风行 陈永利 周建新
杨泽武 张小林 李新建 任曼君 段伟功 张美英 刘 虹 王利萍 李建章
马培宜 许 力 张秋霞 焦春贵 陈秀兰 储喜全 魏德君 陈胜利 张  坤
李晋生 淡淑娟 韩一民 张 琦 刘欣荣 薛鹏斌 张凤霞 李武强 孙洋明
童 欣 刘建生 孙建设 惠世学 骆玉林 陈胜利 禹国富 查振琴 田佳宇
杨广田 杨裕翠 曹艳职 邓玉林 白小平 胡建文 蒋 强 孟庆鹏 李孝民
詹小清 樊红亚 李小利 陈亚平 张 桓 田国平 史卫宁 黄亮英 添 清
高群安 赵田平 郭 安 周 建 刘亚峰 陈一枝 侯小辉 张 惠 王院华
牛卫武 牛海峰 蒲 伟 牛功成 岳成权 周淑茹 王美丽 陈青华 史德明
赵 栅 杨明生 都庆杰 李德志 李学锋 朱雄伟 孙玉华 王晓新 张秋霞
马晓劼 高 斌 尹  建 马利生 郑明亮 薛 刚 王 迪 李贵生 刘国芬
白 萌 孟春祥 郭玉梅 李德喜 王春生 曹 刚 梁海平 马翅峰 裘  明
李德安 陈惠民 郭海瑞 邓 涛 方 越 张 涛 陈小芸 贾玉英 罗丹萍
徐 增 徐 磊 王 伟 王 文 刘武军 王竹凯 邱 林 王春亮 周红红
张淑会 白俊涛 李桂花 张相列 张列霞 张清会 康金生 金成柱 赵俊良
周 洁 程建云 刘风蕊 郭 娜 王舒文 王志礼 杨林枫 张立伟 徐文英
宋腊梅 高东华 黄泽同 常 毅 吴 超 李王军 石 帅 王海刚 马小永
邵 阳 杨 静 罗木清 聂玉颉 刘兰亭 王军政 邵利民 李 娟 王景学
李 娜 王 陈 王三柱 铁 刚 郭喜英 韩 猛 杨少伟 张艳青 郭小军
李 艳 于月利 王 军 张 磊 朱明旭 李永石 穆国超 穆欢怡 孙学军
韩 晶 李春花 李桂花 李建民 李世勇 赵 远 李光跃 陈佩佩 张亚娥
张元花 陈 婷 李玉花 侯旭辉 周军平 刘建斌 党宏维 卢建勇 邱  岚
查斯芳 原 文 安如海 单维有 量策天 高建雄 薛伟详 张芝瀚 王录峰
贾子龙 杨锦竹 郝 静 计恩剑 汪 悦 邵小军 安致敬 吴彦峰 王  工
邓莹莹 曹春开 李荣花 陈士新 陈云雁 黄 硕 陈 一 陈弓千 王万彬
伊万福 要俊晖 张 兵 单 满 苏 强 刘玉刚 文西平 叶安君 曹 宇
范同领 李 颖 薛有利 耿亲君 王志礼 张远远 杨进忠 吴剑伟 屈文杰
曹清明 范 琳 李 平 安中国 联 利 解成宁 宋明君 于祥生 崔瑞文
杨一卓 董 波 张海洋 王永勤 孟永超 杨 哲 赵清清 刘炳印 彭树德
衡兆杰 杨海龙 王 渔 王海涛 王友民 崔喜雨 曹乃新 王志敏 朱学东
李贵生 李培华 王永德 苏利刚 汲长军 王 凡 许兆伟 张 昊 耿 水
刘献华 李江涵 马文刚 孟晋宇 高宗华 刘 涛 马 玲 蔡晓军 孟庆仁
薄文峰 武志刚 赵乐风 王洪生 张 鹏 李 力 马志远 丁录东 袁增成
张 明 李爱亭 王新建 黄春生 翟 帅 崔运宏 田家浩 姜海涛 王京城
杨 彪 薄文峰 常 青 沈全修 郝建平 赵 峰 尹明恩 孟庆成 郭俊亭
王春霞 彭齐亮 张 建 陈焕贞 王新东 范勇征 魏司法 张立光 刘秀静
刘庆华 魏启瀛 孙功臣 张化伟 王永德 王 文 李伟臣 温孟泉 周天生
苏家祜 郭英新 冯  杰 孙剑君 蔡晓军 李海涛 秦金玉 刘锋军 吴春霞
刘兴民 郝  丽 纪照林 朱学东 陈  勇 刘传国 王  尧 陈  恒 王法钊
萧 涵 刘锐军 王卫华 孙雷明 孙为昂 侯玉涛 信敬丽 李秀芝 马克东
侯绪安 信敬苗 房爱彬 尹国明 张春宁 李 力 吴诗峰 马 军 张 韬
金成柱 刘亚东 魏 伟 邵长征 张化伟 刘兴西 陈 鹏 于明涛 庄 华
牛祥玉 于生龙 陈熠林 闫建文 任凤楼 王士友 胡艳花 周家喻 黄 廉
邱开全 吴如辉 汪启信 苏中联 范庭贵 贾理江 闻德才 唐 武 朱 江
张长元 徐 福 陈明杰 宋少奇 万 英 王昌芬 钟琪男 皮素兰 蒋地金
信 普 周永发 陈辉伦 戴天祥 李向阳 邓新华 喻素碧 雷中午 朱 超
廖 平 李昌益 杨长生 李光才 李和平 喻大全 李军平 彭 强 彭 勇
任思成 李 园 王汉东 何蝉玲 王天恩 肖昌驰 涂 星 韩 真 谢英富
乐 松 徐传弟 何 懋 袁世新 夏 波 袁小雨 但 庆 刘 渝 陈小明
赵双双 徐雪衫 李 然 方 惠 扈来明 李纯朴 宋红春 汪海英 熊  炬
张有勇 李  正 何启荣 杨  丽 唐仁义 唐 工 杨志成 邓永刚 董南生
王汉生 吴云龙 许记鸿 张  贺 郝红卫 张 青 宁明礼 章春宝 张明昌
张旭东 王长久 王长友 杨德云 李俊森 唐玉兰 王 刚 晋清胜 江桂方
李永兰 张付友 郭玉印 金致君 侯小强 郭育安 张敬忠 张  龙 吕 飞
张红战 欧兴亮 卫同德 苗天法 张正全 吕明亮 倪自成 卫乃积 杨 铎
程连直 李善文 张奇惠 常 国 吕善德 赵宗俊 高复兴 苗兆华 赵文武
王群再 郭玉宝 张善敏 王 科 杨材端 王宣礼 卢登高 李中伟 卢战员
康法祥 范江义 李中华 张 伟 任志扬 赵双成 王李正 张国战 李孔明
苗新华 胡月中 侯红军 侯米灵 李 多 张小平 崔丙仁 翟自成 李振全
赵文忠 秦战富 卢宇祥 王建江 韩庆烈 孔 刚 程小福 侯现中 陈立红
李松华 范修德 苗天虎 李士杰 王世兴 王洪州 王英姿 贺棣忠 杨林山
郜存纲 柴祥正 苗保定 侯小柱 王生富 郝五洲 齐勤丰 姚建设 苗红正
翟振京 苗先凯 左中强 王  建 孔庆成 刘曙滨 曹鹏远 孙玉忠 韩者丰
郭 俊 辛西平 袁艳玲 孙惠成 冯杰员 唐苏曼 张旭光 单满路 张希绍
卢一涛 董一阳 侯晓丽 陈金鹏 苗丽霞 卢小训 杜志民 刘 芳 师秀花
马 英 马海英 刘 靖 王 飞 张 兴 李天明 王 伟 林国禹 王 骁
戴立华 刘 梅 孙功臣 孟振荣 贺朝晖 怯俊豪 尹 龙 贾瑞明 蔡 铭 
王伟生 郭宇盼 孙小荆 王超力 邓 鹏 肖龙友 庞小军 马 玲 李锡中
张 翼 骆玉涛 郭宏义 宋昌发 王彦刈 王超力 魏占东 王新义 沈新国
王晓东 曹新山 陈 实 刘本锋 田兴怀 宋 英 朱小敏 孙礼安 黎永岗
陈红飞 金云山 余祀平 胡志强 田忠国 何  沁 李同国 王双玉 梁海平
刘立文 喻德华 孙寿慧 林道民 李德进 王佳芳 陆健惠 王兰玲 李建华
宗晓新 姚宏升 陈 华 刘汉文 顾海荣 田黄石 刘 钧 梁 平 欧玉华
张 蕾 张 进 王玉柱 陈 军 刘庆忠 刘立文 毛 勇 郭岗云 王国建
孙玉梅 王 伟 徐道芳 赵 磊 朱明熙 李 节 巫 峡 柳成湘 鲁保林
肖 斌 易 淼 刘一锋 左志博 张朗朗 高 峻 周永贵 肖 磊 李渝生
王长林 杨晓兵 朱  文 成 瑛 马梦菊 王小勇 张 彬 陈 军 王  文
高 军 王萍萍 林 伟 向友林 邵新伟 徐夏零 唐 翔 易彬青 庞 娟
江 涛 唐 庆 高 飞 王 虹 胡 全 旷先橙 彭家治 侯振东 贺学成
陶文君 王 波 钟世明 赵永建 田 峰 戴文斌 金国玉 李 晴 曾桂香
张 磊 吴龙虎 佘崇文 刘 善 蔡社昌 胡永晖 叶献良 包文朴 叶良道
逯元华 王建国 熊海泉 章丽君 吕 忠 谢建斌 周晓军 林 波 吴中秋
艾 军 李鸿兴 王铁林 谭 云 陈哲惠 陈 敏 曾红军 肖家伟 王 业
核钢涛 王 利 范凌桦 周春燕 张永海 王迎新 王志平 柴一博 李春广
张  明 刘丽英 王勤超 王荣霞 孟小群 李秀君 薛绍成 杨杰锋 梁杰生
赵庆伟 马恒星 胡昭英 吴陇豫 芦  豫 李真玲 陈  平 肖本明 庄  严
吕跃全 张秀华 方  虹 陈建民 杨惠静 宋振林 李尚福 周义民 杨朔辉
 
                                          2019年2月23日
 
联系人:杨晓陆    手机:13001230380
 
 
附: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商投资法(草案)修改补充意见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商投资法(草案)修改补充意见
 
第一章   总则
……
第二条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以下简称中国境内)的外商投资,适用本法。
      本法所称外商投资,是指外国的自然人、企业和其他组织(以下称外国投资者)直接或者间接在中国境内进行的投资活动,包括下列情形:
     (一)外国投资者单独或者与其他投资者共同在中国境内投资新建项目、设立外商投资企业或者增加投资;
     (二)外国投资者通过并购方式取得中国境内企业的股份、股权、财产份额或者其他类似权益;
     (三)外国投资者通过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国务院规定的其他方式在中国境内投资。
      本法所称外商投资企业,是指全部或者部分由外国投资者投资,依照中国法律在中国境内经登记注册设立的企业。
   
第二条是关于对外商的适用范围,建议在第二条最后,增加如下一段:
为体现国际经贸合作的平等互利性质,本法所有对外商投资的优惠政策和开放措施,仅适用于也向我国对等实行这些开放措施和优惠政策的国家和地区。
 
(说明:虽然有第三十七条“任何国家或者地区在投资方面对中华人民共和国采取歧视性的禁止、限制或者其他类似措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可以根据实际情况对该国家或者该地区采取相应的措施。”第37条虽体现了一定程度的对等原则,但还不够明晰。“可以根据实际情况对该国家或者该地区采取相应的措施。”并非一定会采取相应的措施,约束力不够,在具体的实际操作中可能就会没有采取相应的措施。因为不可能每个具体的外商投资案例都由最高层拍板。另外“歧视性的禁止、限制或者其他类似措施”也不能完全体现对等原则,如果某国对所有国家都不开放某领域,就不好说是对我“歧视性的禁止、限制或者其他类似措施”,而如果我对该国开放了该领域(根据发改委的22条(负面清单)很可能是这样),就构成了不对等开放。因此,第三十七条虽然很好,很有必要,但还需要在总则相关条款(第二条是关于对外商的适用范围)中增加体现平等互利原则的内容。坚持对外经贸合作的平等互利原则——即实行对等开放原则,将对政府部门官员形成对其滥用职权内外勾结出卖国家利益的约束,这在当前我政府官员缺乏有效监督,腐败泛滥的现实情况下更显得尤其必要!)
 
第四条   国家对外商投资实行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制度;中华人民共和国缔结或者参加的国际条约、协定对外国投资者待遇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
 
    第四条明确了“国家对外商投资实行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制度;”但根据发改委的22条(负面清单),几乎其每条都严重危害国家重大安全利益,如果根据这个负面清单管理外商投资准入,我国家民族危矣!
鉴于外商投资法和负面清单是绑在一起的,因此仅审议外商投资法而不审议负面清单(发改委22条),则造成国家重大安全漏洞,不仅起不到通过外商投资法促进发展的作用,而且还可能出现严重的经济及各方面国家安全问题。因此,我们建议:
必须废除发改委22条,对负面清单重新修订,并严格经过国家安全审查。消除此国家安全的重大漏洞,外商投资法这个第四条及后面的第二十七条、 第三十五条、第三十九条方能成立。
否则,如不能废除22条,重新修订该负面清单并对其严格进行国家安全审议,就不能实行“对外商投资实行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制度”,因其构成了国家安全利益重大损害和漏洞!第四条及后面的第二十七条、 第三十五条、第三十九条也就都不能成立。
 
第二十一条   外国投资者在中国境内的出资、利润、资本收益、知识产权使用费、依法获得的补偿或者赔偿等,可以依法以人民币或者外汇自由转出。
 
此条应有加以监管审查的内容,否则外资自由转出的外汇或人民币,会混有我们流失的大量财富!
因此我们建议:将此条修改为:
外国投资者在中国境内的出资、利润、资本收益、知识产权使用费、依法获得的补偿或者赔偿等,在经国家有关监管部门审计核查后,其合格的部分可以依法以人民币或者外汇自由转出。
在该条中间加入“在经全国人大授权的国家相应职责监管部门审计核查后,其合格的部分”
 
第二十七条   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规定禁止投资的领域,外国投资者不得投资。
    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规定限制投资的领域,外国投资者进行投资应当符合负面清单规定的条件。
    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以外的领域,按照内外资一致的原则实施管理。
 
   此条与第四条一样,如不废除22条,重新修订并严格审议该负面清单,就不能实行“对外商投资实行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制度”,因为其构成了国家安全利益重大损害和漏洞!因此我们建议:
必须废除发改委22条,对负面清单重新修订,并严格经过国家安全审查,消除国家此安全的重大漏洞,外商投资法这个第二十七条、以及第四条、第三十五条、第三十九条方能成立。
否则,如不能废除22条,重新修订该负面清单并对其严格进行国家安全审议,就不能实行“对外商投资实行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制度”,因其构成了国家安全利益重大损害和漏洞!第四条、第二十七条、 第三十五条、第三十九条也就不能成立。
 
第三十五条   外国投资者投资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规定禁止投资的领域的,由有关主管部门责令停止投资活动,限期处分股份、资产或者采取其他必要措施,恢复到实施投资前的状态;有违法所得的,没收违法所得。
    外国投资者的投资活动违反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规定的限制性准入特别管理措施的,由有关主管部门责令改正,采取必要措施满足准入特别管理措施的要求;拒不改正的,依照前款规定处理。
 
鉴于外商投资法与负面清单绑在一起,而发改委的22条(负面清单)严重损害我国重大安全利益(见前面关于第四条和第二十七条的意见),因此本条也是只有在废除发改委22条,重新修订该负面清单并对其严格进行国家安全审议,消除此国家安全重大漏洞的情况下才能成立。
 
第三十九条   本法自年月日起施行。《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外资企业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外合作经营企业法》同时废止。
 
鉴于外商投资法与负面清单绑在一起,而发改委的22条(负面清单)严重损害我国重大安全利益(见前面关于第四条、第二十七条、第三十五条的意见),因此本条也是只有在废除发改委22条,重新修订该负面清单并对其严格进行国家安全审议,消除此国家安全重大漏洞的情况下才能成立。
 
 
发改委22条(负面清单)对国家安全利益的严重危害分析陈述如下:
 
22条中,关于银行等金融业单方面全面开放的17-20条已在实施,金融业乃整个国民经济的核心控制部门,美国绝不对外开放自己的银行金融业,即便所涉股权低于10%的门槛也要受其安全性调查。其他西方国家也都大致如此!(西方只有法国金融开放程度最高,引起了严重的经济问题并导致黄马甲政治动乱。)而所有单方面对外开放自己银行金融业的国家无一例外都发生了惨烈的金融和经济灾难,国家经济实力都损失大半,没有一个有好下场。尤其前苏联及其后的俄罗斯,单方面对外开放金融银行业,巨额外汇财富的流失导致金融和经济崩溃,通货膨胀卢布贬值上万倍,前苏联70年积累的巨额财富惨遭洗劫,从一个超级大国沦落为一个三流强国。苏联和前南斯拉夫还因为金融开放财富流失恶性通胀导致国家分裂。
纵观我国金融开放的历史,金融越开放财富流失就越严重;不仅流失了可用于投资的资金(从储蓄≡投资,变为:储蓄—资本外逃金额≡投资),其产生的通胀因素(与流失的外汇财富相对应的多出来的人民币),既大增成本,也严重抑制需求,从而彻底封杀了我国的社会利润空间,企业倒闭及失业严重,大大降低了经济发展速度(从百分之十几到上海等自贸区建立后百分之六点几,再到2018年全面彻底开放金融银行业后全年GDP降至1%),使我们面临通胀与失业并存,金融和宏观经济风险空前巨大的严重局面。在此环境中,不论是民营企业还是实业外资都扛不住了。这才是实业外资大量撤离的根本原因。
由于单方面无底线开放金融造成世人皆知的巨大金融风险,外资和国内富豪为避险也大量撤离和转移资产。单方面金融开放对外资和国内富豪的吓离作用远大于其自弃主权的优惠政策对外资的吸引。
这种单方面不对等金融开放导致的巨额财富流失趋势如不立即阻止,严重的系统性金融风险与经济衰退的进一步恶化都将无法避免!
如果金融外资再对我银行金融业控了股,或建立大量外资独资银行,即使不通过自贸区、地下钱庄等现有的资金跨境转移通道,也能分分钟流失更多财富。(自去年6月份我单方面彻底开放银行等金融业实施以来,人民币汇率一直在下降,外汇储备一直在减少,这明显是外汇财富流失在加速。近期人民币汇率虽有所回升,但这是金融投机外资进入布局的结果,这种表面的稳定其实更糟,因为大量流入的金融热钱也是要带着更多的投机暴利外流的,财富的流失将更为严重。但大量金融热钱涌入却掩盖了大量资本外逃,使人民币汇率呈现暂时稳定。)一旦因外汇财富的流失引发金融危机,其对宏观经济的恶劣影响就将是整个经济的崩溃!
单方面对外开放银行金融业,其实质就是将国家经济主权拱手交给美国和西方控制!因此必然会发生金融和经济崩溃。待到我金融、经济崩溃后,外资就可根据发改委的这个22条以难以想象的最低代价轻松控制我全部经济命脉!今日发改委的卖国22条,其作用就是为日后外资以最小代价全面控制我国经济各关键部门扫清了一切法律障碍!
 
还有第1条、第15条严重危害我国粮食安全。 “第1条.取消小麦、玉米之外农作物新品种选育和种子生产须由中方控股的限制。”现我国种子市场已被外资严重控制。如再取消我农作物新品种选育和种子生产外资控股限制,等于扼住了我们的喉咙,我国很多优良品种将因此消失;既可制造我农业和粮食危机,又可被人利用以有毒有害种子对我进行种族灭绝的生物战争!
“第15条.取消稻谷、小麦、玉米收购、批发的外资准入限制。”允许外资收购、批发我主要粮食作物稻谷、小麦、玉米;等于许其操控我主要粮食作物流通,既可人为制造粮荒,又可鼓励我农民种植其有毒有害品种。与第1条一样,严重危害我国粮食安全!
 
22条中第2-4条.“2.取消特殊和稀缺煤类勘查、开采须由中方控股的限制。3.取消石墨勘查、开采的外资准入限制。4.取消稀土冶炼、分离限于合资、合作的限制,取消钨冶炼的外资准入限制。”
稀土、钨、石墨都是具有重大科技和军事用途的珍贵战略资源,我国几十年来尽管对这些珍贵战略资源勘探、开采、冶炼有所谓外资准入限制,但仍被以白菜价大量贱卖国外,且被进口国大量储存,留给我们自己用的反而已支撑不了多久。(我国稀土储量已由73%以上骤降至23%,急需国家保护。我国石墨(特别是用于生产石墨烯等的大鳞片高级晶质石墨)过度开采,以白菜价大量出口,如果不考虑中国因特殊性质进口朝鲜石墨这一因素, 全球石墨市场可以认为只有中国一家供应全球的格局,致使我国高级晶质石墨资源已同稀土一样大幅锐减,急需国家大力保护。与稀土、石墨一样,我国钨矿资源由于几十年被过度开采、大量贱卖出口,许多钨矿山已陷入资源危机,急需国家采取资源保护措施。)
一旦取消稀土、钨、石墨这些目前急需国家保护的珍贵战略资源的冶炼或勘查、开采外资准入限制,原本我们得天独厚的这些珍贵战略资源很快就将枯竭,我国高科技产品和高端武器的生产将因此受到严重制约,而美国、日本等却可因对我掠夺性开采而大大扩充这些珍贵资源的战略储备。取消特殊和稀缺煤类勘查、开采的中方控股限制也将是这个结果——因国外的掠夺性开采而迅速枯竭!
 
22条中第5-8条.“5.2018年取消专用车、新能源汽车整车制造外资股比限制,2020年取消商用车外资股比限制,2022年取消乘用车外资股比限制以及合资企业不超过两家的限制。6.取消船舶(含分段)设计、制造与修理须由中方控股的限制。7.取消干线、支线飞机设计、制造与维修,3吨级及以上直升机设计与制造,地面、水面效应航行器制造及无人机、浮空器设计与制造须由中方控股的限制。8.取消通用飞机设计、制造与维修限于合资、合作的限制。”
这四条直接关系到支撑我国军工生产的汽车、飞机等飞行器(包括直升机、无人机、地效飞行器)、造船等重工业,这些部门很多企业都是兼顾军品民品,取消这些部门的外资控股限制,这些工业基础被外资控制,我军工生产将受严重影响制约,且难以保密!
 
22条中第9条:武器弹药制造不列入负面清单。根据商务部对此问题的最新解释:“《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之外的领域,按照内外资一致原则实施管理。”即在武器弹药制造领域,外资已享有与我内资同等权利。开放如此敏感的核心军备制造领域,武器弹药制造的保密和管控将非常困难,对国防与社会安定的严重影响不言而喻。仅此一条就足以构成对我国防安全的致命威胁!
 
22条中第10条.“10.取消电网的建设、经营须由中方控股的限制。”
电网建设和经营允许外资控股,我国电力输送调配被外国控制,将严重影响国家、企业和人民生活、生产、行政的方方面面,军工生产和军事部门也难以不受干扰制约!
 
22条中第11-12条.“11.取消铁路干线路网的建设、经营须由中方控股的限制。12.取消铁路旅客运输公司须由中方控股的限制。”
铁路对我国防军事具有极其重大的战略作用,我国军队和武器装备的调动输送严重依靠铁路,更何况我国很多战略武器(导弹等)也是以铁路为隐蔽运行路线。所以铁路一直是也必须是准军事化管理。如铁路建设、经营和运输被外资控股,对我军事国防的干扰和制约将是灾难性的,并且我军队和装备及战略武器的调运、及国家领导人的专列皆将无密可保!甚至陷于可被攻击的危险境地!(皇姑屯事件张作霖被炸死,不就是因为日本控制了铁路吗!)
 
22条中第13-14条.“13.取消国际海上运输公司限于合资、合作的限制。14.取消国际船舶代理须由中方控股的限制。”
外资控股我国际海运,我国外贸易运输将受制于人,我们紧缺的战略资源石油、铁矿石的进口——这些国家生存的生命线,就可能被外国勒住!
 
22条中第21条“21.取消测绘公司须由中方控股的限制。”
测绘绝对是具有重大军事战略价值之事。测绘公司被外资控股,就可名正言顺堂而皇之地对我国各地进行测绘,而不用再偷偷摸摸(像前几年被抓获的日本间谍一样),从而为敌国导弹提供精确打击的制导路线!仅从此条即可看出敌国欲对我军事打击的图谋!
 
第22条也直接严重危害我国家信息安全。“22.取消禁止外商投资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的规定。”
该条明显反映出敌国在对我部署网络战,关键时刻外资控制的互联网营业场所将是外国操控网络汉奸对我进行网络战的重要阵地和场所。
 
总之,整个22条都严重危害我经济、国防、粮食、信息等多方面国家重大核心安全利益!不仅使国家经济主权全面沦丧!而且将危及我全部主权和国家安全!外国不仅将全面控制我金融及所有关键经济部门。而且通过控制我经济主权而严重损害我国政治、文化、外交、乃至军事等全部主权!中国将彻底沦为万劫不复的殖民地,直至亡族灭种!这是连战败国都难以接受的单方面彻底投降条约!
应该指出的是:国际交往,国际经贸往来最根本的原则就是平等互利,而22条所谓对外开放,完全是单方面自弃主权!1948年国民党政府和美国签订《中美航海条约》规定美国船只、舰艇,可以随意进入中国领海、内河自由航行,可在中国港口进行维修、油料补充、人员休息等。但最后一条还有一个表面平等的门面,规定中方舰只、各种民用船只享有美方在中国的同等权利。(实际上,中国舰艇和民用船只,根本没有能力远隔万里航行美国。)而发改委的这个22条,连这点表面的平等都没有。(对外开放若无平等互利原则制约,必为大权在握的买办权奸创造卖国机会,即使有平等互利原则条款,在实际具体条件下仍可能会对我安全利益有影响,甚至严重影响。因此还需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但平等互利原则是绝对不能缺位的必要形式!无论何种对外开放措施,都至少应有“这些开放措施仅适用于也向我对等施行这些开放措施的国家。”等制约性条款,作为体现平等互利原则的必要形式。而22条毫无这类即使表面平等的原则。完全是对美国和西方无条件让步出卖中国国家利益的性质。)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提交外商投资法(草案)修改意见并要求废除发改委22条
提交外商投资法(草案)修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商投资法(草案)修改补充意见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商投
再谈施行发改委廿二条的严重后果
再谈施行发改委廿二条
孟晚舟后,华为最强反击来了!震惊了世界
孟晚舟后,华为最强反击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