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生态环境食品安全 > 食品安全

全球草甘膦研究的初步试验显示在“安全”剂量下草甘膦对生殖和发育产生影响

时间:2019-03-17 17:49:07  来源:原文链接:https://www.gmwatch.org/en/news/latest-news/18808-globa  作者:jrry86译

2019年3月15日

译注(背景介绍):对草甘膦安全性的争议由来已久,业界及其同盟科学家认定草甘膦安全低毒不致癌,而独立科学家的研究则往往显示草甘膦存在包括致癌性和遗传毒性在内的多种毒性效应,不同的政府监管机构也有不同的看法。为从根本上解决这一争端,由意大利著名的Ramazzini研究所牵头,多国科学家和大学、科研机构拟共同开展一个被称为“全球草甘膦研究”的大型合作项目,对草甘膦进行长期全面的研究。这将会是一个独立研究项目,不接受任何业界和机构的资助,而是通过众筹的方式向公众募捐数百万欧元,以确保研究的独立性和透明度。在正式为此项目启动募捐之前,Ramazzini研究所先期进行了一系列初步试验,以进一步确定进行长期全面试验的必要性。本文介绍的初步研究结果,就来自这一系列初步试验之一,去年还发表了其它初步研究结果,都发现草甘膦给大鼠健康带来不利影响,在在证明对草甘膦进行长期全面研究的必要性,而这一系列初步试验花费的30万欧元也是公众资助的。
 

 

 

一项新的研究( https://ehjournal.biomedcentral.com/articles/10.1186/s12940-019-0453-y )发现暴露于包括农达在内的草甘膦除草剂(GBHs),即便是在美国目前被认为安全的剂量(1.75 毫克/公斤体重/日)下,也会对雄性和雌性大鼠的生殖和发育带来影响。

意大利博洛尼亚的Ramazzini研究所的科学家研究发现,暴露于GBHs与类雄性激素效应有关,包括雄性和雌性大鼠的肛门与生殖器之间的距离(AGD)增加且统计显著、首次发情延迟、雌鼠的睾丸酮增加。

AGD是指肛门和生殖器之间的距离,胎儿内分泌紊乱会影响生殖道的发育,而AGD则是一个很敏感的(生物)标记。以前就已经发现,暴露于不同的化学试剂(包括农药),会改变ADG及影响其它内分泌。

这是“全球草甘膦研究”的初步试验阶段发表的一系列相关文章( https://glyphosatestudy.org/global-glyphosate-study-pilot-phase/ )的第四篇。初步试验的第一项结果于2018年5月16日报告给了欧洲议会。那个经过同行评议并发表的研究显示,暴露于GBHs会带来其它影响,包括在发育早期改变大鼠的肠道菌群,特别是在青春期开始之前。

该研究的初步试验阶段由Ramazzini研究所和多个科学团体共同执行,包括博洛尼亚大学,圣马蒂诺的热那亚医院、意大利国家卫生研究所、哥本哈根大学、巴拉那联邦大学、美国西奈山伊坎医学院和乔治华盛顿大学。

30万欧元的经费来自与Ramazzini研究所及协作单位有关联的3万多意大利公众的捐款。

在得出上述初步结果后,进行长期而全面的“全球草甘膦研究”的必要性已经迫在眉睫,而资助这一研究的众筹运动已经展开。

 

 

背景


草甘膦是人类历史上使用最多的除草剂。自1974年以来全世界喷洒了189亿磅(86亿公斤)草甘膦除草剂(GBHs)。而自1996年引入转基因作物以来,草甘膦的用量增加了15倍。

 

2015年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将草甘膦划归为“对人类很可能致癌物”。此后欧洲食品安全局(EFSA)根据德国联邦风险评估研究所(BfR)的评测,宣称草甘膦“不太可能给人类带来致癌危害”,欧洲化学品管理局(ECHA)也宣称“根据已有的科学证据,不足以将草甘膦划归为致癌物、诱变剂或认为其存在生殖毒性”。美国环保署(EPA)则仍在对草甘膦进行新的评估。

围绕草甘膦和草甘膦除草剂(GBHs)的科学不确定性也带来了政治不确定性,2017年11月欧盟成员国重新批准了草甘膦,但有效期缩短为5年。

Ramazzini及其合作者涉入了这一不明朗的局面,以期提供有价值的独立的数据来保证每个国家的监管机构、政府和公众能够回答这样的问题:草甘膦和GBHs在真实世界暴露水平下安全么?

这一初步试验,对于长期全面的研究来说是至关重要的,它的目标是获得GBHs在生命早期的不同阶段(新生儿、婴儿和青春期期)是否具有毒性的一般信息,确立暴露于(草甘膦)并受到其影响的早期(生物)标记。试验使用了SD大鼠,对草甘膦及其配方产品之一(农达生物流,MON 52276)进行了检测,从胎儿期开始直到断奶后的13个星期,让大鼠暴露于含草甘膦的饮用水,其浓度对应于美国环保署规定的可接受的每日饮食暴露水平,后者在美国被称作长期参考剂量(cRfD)— 1.75 毫克/公斤/日。

 

 

全球草甘膦研究:众筹

 

Ramazzini研究所在其它欧洲和美国独立研究所和大学的支持下,为这个针对草甘膦的最全面长期的研究发起了一个众筹运动。为了扩大并确认在初试阶段中出现的初步证据,现在有必要开展长期研究。

全部预算约5百万欧元,并已经开始得到全世界公众、政治家和非政府组织的支持。

 

 

Ramazzini研究所

 

Ramazzini研究所在超过40年的活动中,研究了来自普通环境和职业环境的超过200种化合物,它得到的许多研究结果为监管提供了扎实的科学基础,并成功限制了许多物质的使用,例如氯乙烯、苯、甲醛、三氯乙烯和代森锰锌。
 

 

科学家的评论

 

波士顿学院席勒整合科学与社会研究所的Philip J. Landrigan教授评论说:“Ramazzini研究所这项非常重要的研究表明,世界上使用最广泛的除草剂草甘膦,即使在目前认为安全且合法可接受的暴露水平下,也会给哺乳动物的生殖发育带来负面影响。尽管这些发现并未最终确定,但它们非常令人担忧,需要国家和国际监管机构密切关注。”

Ramazzini研究所Cesare Maltoni癌症研究中心的Fiorella Belpoggi博士说:“需要对GBHs在从宫内生命到成年晚期的时间跨度内的影响进行长期研究,以确认并进一步探究该初步试验中显现出来的、对内分泌产生影响并造成发育改变的初步证据。“

纽约西奈山伊坎医学院的陈佳教授说:“GBHs的用量广泛而急剧地增加,极大地引发了对其影响公众健康的担忧,我们对其致癌性之外的影响仍然知之甚少,特别是对发育中的孩子来说“。

意大利国立卫生研究院的Alberto Mantovani博士说:“对风险评估者来说,该研究结果的一个相关特点是,GBH产品诱导出的内分泌 - 生殖效应明显强于同等剂量的纯草甘膦。这暗示着GBH中的其他成分可能会显著增强草甘膦的毒性,这肯定值得进一步研究。“

乔治华盛顿大学的Melissa J Perry教授说:“虽然草甘膦已经存在了几十年,而且其全球用量迅速增加,但对这种广泛应用给人类健康带来的影响,我们却知之甚少。这项针对大鼠的研究使用的剂量与人类在日常生活环境中接触的剂量相当,包括通过饮食途径接触的。

“这些最新的发现表明草甘膦对荷尔蒙的生成具有重要的影响,这不容忽视。整个研究结果为更清楚地评估(草甘膦)对人类健康的风险提供了有价值的原始信息。“

巴拉那联邦大学的Anderson Joel Martino Andrade教授说:“这项初步研究表明,生殖系统的发育似乎对草甘膦特别敏感,而相比于单独的活性成分,配方除草剂可能具有不同的毒性作用。”​​​​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为废除发改委22条  近千名爱国群众多次联名上书中央
为废除发改委22条 近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商投资法(草案)修改补充意见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商投
再谈施行发改委廿二条的严重后果
再谈施行发改委廿二条
孟晚舟后,华为最强反击来了!震惊了世界
孟晚舟后,华为最强反击
相关文章